中国领先的IT技术网站
|
|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自任正非1987年创立华为,这家籍籍无名的公司已壮大到横扫五洲,华为从来没有孤独过,对手也从未让华为感到寂寞。华为三十年成长史,就是一段斩落国际巨头的血腥史。

作者:佚名来源:创业最前线|2017-09-07 13:07


9月2日,华为在德国柏林IFA2017大展上,正式发布麒麟970芯片,一举超越高通、苹果、三星,拿出全世界第一款手机的人工智能处理器!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自任正非1987年创立华为,这家籍籍无名的公司已壮大到横扫五洲,华为从来没有孤独过,对手也从未让华为感到寂寞。华为三十年成长史,就是一段斩落国际巨头的血腥史。

01

世界上有一种绝望叫做“做华为对手”

在国外,任正非的知名度远高于“双马”。马云任性,任正非韧性:马云常活跃在大众媒体的视野中,高谈阔论;而任正非低调内敛,说话极有分寸。任正非靠技术起家,在通信领域已做到世界第一,有真正话语权。而BAT一直被诟病“山寨”,并且在进军国外市场屡屡碰壁。

很多人觉得任正非是40多岁以后成功的,其实不然。82年时38岁的任正非已是全国人大代表。从铁饭碗到一无所有,再到创立华为,他身上这股韧劲从未衰弱一分一毫。

他第一个斩落的是国际巨头爱立信,这家1876年创立的百年老店一直领跑市场,直到华为出现。

2009年,掌舵爱立信6年的总裁思文凯黯然卸任,成为被华为干掉的第三任总裁。爱立信感叹到:不是我们不行,是对手太强!

2010年,卫翰思奉命救主掌舵爱立信,气势如虹的华为攻城拔寨,持续以高于两位数的速度增长。爱立信眼望着华为越行越远,黯然接受市场份额被华为逐步蚕食的宿命。

2016年7月,爱立信总裁卫翰思感到无法抵抗华为军团的进攻,心灰意冷,挂冠而去。他成为被华为干掉的第四任总裁。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背后是华为人殚精竭虑,铁肩担道,经千万劫而不改初心干出来的成绩!那些世界上技术最难、位置最偏远或薄利的项目,爱立信不干,华为干!无论地震、海啸、还是战火纷飞,华为人第一个到达现场亦坚守到最后!

斩落爱立信的这30年中,被任正非打败的对手还有诺基亚、阿尔卡特·朗讯以及惠普,每一个名字都如雷贯耳,都曾在通信行业叱咤风云做成百年老店,而如今,舞台已被华为占据,没了他们的位置。

与思科十六年缠斗,华为笑到最后

2000年3月27日,思科迎来历史性的时刻,总市值达到5550亿美元,一度超微软成全球市值最高公司,如日中天。这一年,华为刚刚生产出第一台接入服务器。行业内还没人听说过华为。

2001年,进入行业不足两年的华为在亚、非等新兴市场遍地开花。第二年,华为就跨过太平洋进军美国。6月在美国亚特兰电信设备展上,华为展示的数据产品在性能与思科不相上下,价格却低了20%~50%。美国媒体上刊登的华为广告针对性十足:“它们惟一的不同就是价格。”

展览结束后,华为顺利进入美国市场,销售额虽然不大,但增长势头非常迅猛。那一年思科的市场占有率和销售额第一次出现了下滑。

2002年秋,在巴西举行的数据产品招标会中,华为再次脱颖而出,拿到了400万美元的订单。第二天,思科负责招标的经理即被开除。被硅谷誉为神的钱伯斯不再淡定,迅速制定了通过诉讼遏制华为的策略。

2003年1月24日,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思科送给华为“一个意外的春节礼物”(任正非语)。思科在美国将华为告上法庭,诉华为产品多达23项侵权。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说:“那天大家在会议室待了一夜。”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华为通过法庭和传媒进行反击,集中攻击思科“利用私有协议垄断市场并阻止竞争”。华为在媒体声明中称:“思科的行为除了遏制竞争之外别无它图。”

长达一年多的交锋中,华为成功转化了媒体和法庭的偏见,并最终与思科达成和解。思科非但没有通过这场官司达到在市场上阻击华为的目的,反而给华为产品在全球做了一次免费广告。

此后十多年的时间,钱伯斯做的最多的可能就是想各种办法打击华为,任何能够阻止华为的事思科都愿意倾尽全力去做。华为与思科已从当初的蝼蚁对巨人,变成平起平坐甚至仰视变为俯视。

2015年,66岁钱伯斯终究熬不住宣布卸任,而彼时,72岁的任正非还在华为总部的食堂里排队打饭,像个精力十足的小员工。

2017年6月,国外权威机构DellOro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7Q1,在服务供应商路由器和电信级以太网交换机市场中,华为首次超越长期霸占核心路由器市场全球首位的思科,成为全球市场第一!

力敌苹果成三星最大对手

苏丹路旁,三星的广告牌宣传文案:What is next ?而旁边是华为的广告牌文案:Next is here!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韩国媒体报道说:三星电子未来最大的竞争者既不是苹果也不是谷歌,很可能是华为。

2011年,华为正式进军智能手机市场,瞄准三星和苹果。2013后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270万部,以4.8%的市场份额跻身全球第三。但2015年,在中国市场,华为占有率已全面超越三星和苹果,占据冠军位置。从市场趋势看,三星步爱立信后尘成华为刀下之鬼并不遥远。

思科衰落,三星折戟,爱立信大裁员,这些昔日的通讯界巨无霸,先后败在了“年轻后生”华为的手下!

02

44岁时,任正非被南油集团除名,背负200万债务,老婆离婚,一人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创立了华为。没有资本、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经验,却成功逆袭,用27年把华为带到通讯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

“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这是任正非在华为创业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

那时他先后历经爱将背叛、母亲逝世、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依旧深感无力。这位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在部队锤炼多年,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商业硬汉曾经如此艰难。

此后,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任正非坦诚,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他的身体还得了多种疾病,因得了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即便在黑暗里哭泣,但任正非呈现给员工依旧是充满斗志的状态,提出以奋斗者为本的口号。任正非历次讲话文件被外界视为圭臬,而主旨只有一个:身在黑暗,心怀光明,梦想不灭,努力前行。这段话也正是对任正非精神最好的诠释。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其实,在任正非艰难时刻,身后还有一位比董明珠还厉害的女性:华为董事长孙亚芳,任正非一直视她为华为的贵人。在孙亚芳担任华为董事长的16年时间里,她始终站在任正非旁边,为他遮风挡雨,出谋划策,被称为“华为女皇”、“华为国务卿”。

1989年,孙亚芳正式进入华为工作,从培训部经理一路顺利晋升,于1998年出任华为集团董事长至今。华为几位“亲生”的副总裁也要向她汇报工作,尊称她为孙总。华为上下心照不宣的原则是,公司只能有两位“总”:“任总”和“孙总”。

一位前华为高管曾回忆,在一次市场部高层讨论会上,大家正在讨论市场策略及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孙亚芳坐镇。会议进行中,任正非推门进来,开始发表观点:市场部选拔干部应该选择有狼性的干部,不能给某位干部晋升。

话音刚落,孙亚芳立马反驳:老板,你对他不了解,不能用这种眼光来看他。一时怔在那里的任正非无话可说,只好转身离开,还低喃了一句:那你们接着讨论吧。后来,这位被任正非点名的下属被升职为华为的高级副总裁。

其实回过头来看,任正非之所以不断声嘶力竭喊出“华为的冬天”,是因为他将几十年侵入骨髓的人生苦难化作亦或慈悲亦或冷酷的执行力。

“华为二十几年的炼狱,不是每周工作40个小时能完成的,华为初创时期,任正非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自己没有房子,吃住都在办公室,从来没有节假日、周末……”

任在2001年那篇最著名的《我的父亲母亲》的文章中曾经这样介绍过自己的家庭:

“爸爸是穿着土改工作队的棉衣,随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同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山区去筹建一所民族中学。一头扎进去就是几十年,他培养的学生不少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而父亲还是那么位卑言微。”

“妈妈其实只有高中文化程度,她要陪伴父亲,忍受各种屈辱,成为父亲的挡风墙,又要照顾我们兄妹七人,放下粉笔就要和煤球为伍,买菜、做饭、洗衣……父母虽然较早参加革命,但他们的非无产阶级血统,要融入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取得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03

正是任正非从小的生活环境培养了他忍受苦难和痛苦的能力:“我们兄妹七个,加上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生活,毫无其他来源。我经常看到妈妈月底就到处向人借3-5元钱度饥荒,而且常常走了几家都未必借到。”

“我上大学时妈妈一次送我两件衬衣,我真想哭,因为,我有了,弟妹们就会更难了。我们家放粮食的柜子一直是敞开的,父母给予我们极大的信任,但是我从来没有偷偷从里面抓粮食吃,如果当时我偷吃了弟弟妹妹可能有人会饿死。”

华为成功后未上市,任正非却把98.6%的股权开放给员工,创办人任正非只拥有公司1.01%的股权!

根据华为的2016年报,华为2016年的工资,薪金,福利、时间单位计划、离职后计划的总开支接近1073亿人民币!按照18万员工计算,人均年收入达到60万元左右。

让员工与企业利益共享,这样的企业家才是值得大家的尊敬。

任正非:三千越甲可吞吴

任正非的地位就跟日本的松下幸之助一样,堪称中国经济崛起的代表人物。在任正非的带领下,华为是中国唯一一家真正在国际舞台上用实打实的技术突破封锁的500强,华为文化和华为战略也堪称“教科书式的存在”。

横刀立马,华为无疑是中国最优秀的民营企业,这些颠覆和传奇背后站着一个叫任正非的男人。

【编辑推荐】

  1. 2017华为生态伙伴大会:宽窄一体,无线物联
  2. 中国手机二维码之父:苦撑6年盼到移动支付潮
  3. 智能手机将迎来哪些“黑科技”?
  4. 华为、腾讯互撕有工信部做主,用户数据保护谁来做主?
  5. 华为的秋天:如何走出增长瓶颈?
【责任编辑:谢海平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24H热文
一周话题
本月最赞

读 书 +更多

2006软考上半年试题分析与解答

本书是针对全国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而编写的,书中详尽分析与解答了2006年上半年的程序员级、软件设计师级、软件评测...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
× 学习达标赢Beats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