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领先的IT技术网站
|
|

李红:数字化转型将重塑企业信息化使命

中国中钢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CIO时代学院同学会会长、第十九届北大CIO班学员李红在“西部产业互联网高峰论坛暨2017CIO时代中国行西安站”发表了题为《数字化转型将重塑企业信息化使命》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作者:佚名来源:CIO时代网|2017-08-07 18:14

沙龙活动 | 去哪儿、陌陌、ThoughtWorks在自动化运维中的实践!10.28不见不散!


2017年7月22日,由中国新一代IT产业推进联盟指导,CIO时代学院、IT趣学社联合主办,CIO时代APP承办的“西部产业互联网高峰论坛暨2017CIO时代中国行西安站”活动在“古城”西安顺利举行。中国中钢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CIO时代学院同学会会长、第十九届北大CIO班学员李红发表了题为《数字化转型将重塑企业信息化使命》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中国中钢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CIO时代学院同学会会长、第十九届北大CIO班学员 李红

中国中钢集团信息管理部总经理、CIO时代学院同学会会长、第十九届北大CIO班学员 李红

非常荣幸在西部论坛讨论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今天是非常好的交流机会,我们CIO的特点就是勇于研究、勇于探索。今天是西部产业互联网高峰论坛论坛,有原生态、腾讯、百度,以及知名的企业富士康,这些都是目前数字化经济中领先的企业。我的身份是作为一个央企,这两年我在很多企业担任信息化顾问,经常参加各种项目的评审,我发现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看了很多企业花重金请咨询公司做规划,规划指出十三五要做数字化转型。而这个方案也写得非常高端、非常完善,但遗憾的是,我参加很多项目的选型,他们居然都远离数字化,还是传统的概念。所以我说你们说了半天,还在做功能的扩展,还在做一般的应用,根本不谈数字。如今实际上已经过了两年,你还有三年,你还做什么呢。

第二个问题,我认为我不是CIO,我的本科专业是统计,在钢铁冶金工业部做了16年钢铁行业的统计,目前钢铁行业的统计指标体系都是我制定出来的,到现在没有变化。我当时做小数据,我们为了取得这样的数据,因为全国上下把这些数据取得非常不容易,我们要进行界定、分类,取得数字非常累、非常难,当时是倒三角,就是取十几个数据,到上面变成一大堆报表进行分析。我现在做信息化,只有中国有信息化这个词,国外是没有的。信息化时代,我们在做系统,大家想想我们在做什么?当我们的系统上线后,基本是数字化阶段,我们就没什么事了。我们最多做到原数据、主数据,定数据标准,包括考虑数据是什么。因此这两年我们CIO进行小型论坛时,一说数字化转型,很多CIO对这个概念有争议,什么数字化转型这个问题就出来了,他们对数字化转型不够敏感。

第三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进入到互联网时代了,互联网思维的提出、边际、崛起都五六年了,到目前为止,难道我们传统企业的信息化还像过去那样搞信息化吗?我们现在的信息化和过去的有什么区别?

第一个方面,从企业角度看,我们服务的主体是企业。或站在政府的角度,肯定有一个主体,我们不能盲谈信息化,企业转型和数字化有关。第二个就是今天的主题,产业互联网时代数字转型和产业互联网转型。第三个就是数字转型和信息化的关系。

实际上现在的智能特别热。这两年我参加了很多智能制造论坛,甚至也做了好多次嘉宾,但我们这个群体,就是写三体智能,互联网顶级的专家们都在忧虑智能太热了这一问题,包括最近爆出来的人工智能。上周我们在北京开了人工智能大会,杨部长也说现在人工智能这么热,他担心很多的研究、公司可能会从这么热的夏天一步跨到冬天。有的可能是符合规律的,能进入秋天得到收获。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智能太热了,我们中国人做什么事恨不得一步就能做到,但我们目前大部分都处于1.0、2.0水平,3.0的很少。

举个例子,我们的工业系统处于什么状态?为什么说数字化是我们中国现在最要命的事,我们反而忽视它?我们恨不得一夜就进入共产主义,实际上我们距离智能化很远。即便德国4.0也是未来的事。我们中钢目前只有一家企业是达到80多分,2015年我们推的“两化融合”,那四家只有30多分,远低于行业水平,因此我们的数字化程度非常之低。

我们工业讲旧4G、新4G。过去的4G是基础材料、基础技术、基础工艺、基础硬件,现在的新4G是一硬、一软、一网、一平台。我们从新4G来看,当然这也不一定是准确的,但最起码可以表现出我们现在的数字化程度非常低。那么在数字化程度非常低的情况下,你做智能化纯粹是白花钱。现在买了那么多国外的工业设备、机器人、软件,都打水漂了。比如我们与德国工业4.0各国的合作,又花了很多冤枉钱。但有的是骗自己、有的是骗国家,所以我们现在数字化水平非常低。而且我后面会说数字化是不可逾越的。

一、什么是数字化?

扪心自问,我是学统计的,专业是搞数据的,还做了这么多年的信息化。如今我们为了和国际接轨,G20在2016年已经认为我们中国接受了数字经济的概念。数字经济很简单,我们现在说两个方面,一方面是ICT本身的产业所创造的价值,另一方面是深度应用ICT的相关产业,如BAT。如今再说别的产业,其效益经济、福利经济是无法测算的。目前我们中国按照信息化百人会测算,我们是3万亿人民币的产值,美国是10万亿,相当于我们的3倍,我们占GDP的比例是29%,美国是56%。但我们现在说的一些概念都涉及到数字化,阿里巴巴可能在2014年就讲从IT到DT。实际上我们在很多场合下都听到各种各样的人讲数字化,现在的埃森哲、IDC、思科公司都在讲数字化,我们理解的数字化包括CPS及三体:物理世界、意识世界和数字世界。现在的数字化,个人认为起源于云大物移,这与我们过去的数字是有区别的。

按照我的理解,过去的数据、视频、音频、文档、数字等是不相融的,甚至是无法加以比较的,相互之间是没有必然关系的。这就考到人的思维,如何将这些概念整合出来反应问题。我们现在可以用0和1,将一切数据表示出来。以凤凰卫视为例,他把过去存的各种视频数据、磁带,在三年前全部转化成数字存进去了。那么现代数字,因为互联网企业、原生态企业很容易理解,他们本来就是数字企业,但传统企业不太理解这种数字。

现在的问题是,一切皆数字。你能想象你的行为,你每天从工作单位回到家里,这都是数字吗?现在公安部门、交通部门全是数字,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我们在2012年抓一个歹徒,公安系统几百个人盯着视频,最后有三个警察视网膜脱落,因为要辨别这个人在什么地方出现,而现在的人工智能只需要几秒钟。

因此,数字化是指一切都可以是数字、一切都可以用0和1表达,我认为这个数字和我们过去的数字是有区别的。

二、什么叫数字化转型?

按照我们现在的理解,“转型”这个词,应该是西方的转型。按照我们中国的话来讲,应该叫数字化改革、数字化变革、数字化革命。革命是什么?革过去的命,可能是变革。IDC认为到2017年,全球67%的1000大企业都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公司战略的核心。目前所有的企业都叫数字化企业,GE也叫数字化企业。比如长虹公司也说“我们是数字化企业”。说到转型,也是有定义的。关键是我们“数”这个词是很泛的,在PC时代的数据、数字和现在互联网的数据、数字有不同的维度和不同的解释。为什么我们搞IT的人对数字不敏感?是因为我们做数据的不用数据。王坚博士在北大讲课时解释什么是数字式资源,即只要被人工干扰的都不是资源。数据如果是资源,一定是原生的、自发的。就像矿石一样,它埋在地下,你挖它是资源,你不挖它也是资源,但是你扰动了就不是资源了。红领之所以能实现这种变革,是因为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动流程,不受人工干预,然后才对流程进行变革。

三、为什么要进行数字化转型?

过去我们是在封闭企业内部搞系统,对数据是不敏感的,做完系统后,财务数据由财务部门去用,业务数据业务部门用,客户数据客户部门用,人力数据由人力部门用,甚至都不让你知道。因此你和数据没有关系,你只是数据的门外汉。目前我们大企业的CIO非常荒唐,折腾大数据一两年不知道大数据做什么,你找业务部门说,我们要开发大数据,业务部门说不知道大数据做什么,你找管理部门说,管理部门也说不知道。IT部门要大数据分析什么、为谁分析?一切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美好,我们听的都是那些原生态企业在讲,我们传统企业并不知道做什么。究竟先有大数据才分析问题,还是先有问题再找大数据?我们一个企业为了占领产业的高端,变成全国最大的产业电商,如果没有数据,他怎么办?他只能从网上爬,但这是临时的、琐碎的。这就很荒唐,他自己没有数据。国家部门有这个数据又不给他,这个过程花了很大代价在转型,只为企业搞全数字化。

现在数字化转型是技术驱动,因为新一代IT技术产生了很多资源和能力,不论是智能制造还是人工智能,第一个都是数据,第二是算法,第三才是性能。现在我们传统企业正在通过“数字化”重构商业模式、客户体验、业务流程和产品与服务,但是我们很多企业并没有完全懂互联网+什么,目前我们国内很多领先企业,他们是想做数字化转型,他们知道数据化价值。比如美的通过数字化知道了别人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你不知道某个商品为什么不受欢迎,不知道某个商品到客户那的意见,甚至不知道某个产品是否美的和海尔或格力在市场占有率最高,他会通过数字化进行分析。数字的世界不是你想象的世界。

四、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

这么多年,包括我们在座的很多人都在建系统。心目中我们就是搭房子,这个房子从底层到上面全是系统,不是硬件、软件就是网络。但现在如果按照数据化思维,你要研究数据,当然没有平台就不可能有数据。这并不是不建平台,但平台是信息时代的事,是传统技术的事,到了互联网时代,你不为了数据服务,最终只能是涵盖一半,只能是徒劳无功。包括我们现在很多大企业信息部门的功能在弱化,机构从管理部门降格,就因为你过去的功劳现在变成了维护。当然现在要挖掘数据干部,要改变你的数据结构,要改变你的行为。当然,没有云也不行。因为现在“云大物移”是一体的,缺一不可。

我们作为制造业企业,如果从大概念角度老老实实做“两化融合”,工业的事解决工业的问题,信息化解决信息化的问题。融合的核心点过去是系统,目前是数字。现在我们做数字化的难度是很大的,挑战很大。包括在基础、价值、理念等方面都存在各种挑战。谢谢!

【编辑推荐】

  1. 「怡宝水、雪花酒、五丰肉、港物流」华润创业信息化、数字化实现之路
  2. 当大数据还未真正落地 企业信息化遇到哪些挑战
  3. ServiceMaster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4. 信息化弄潮——国家发改委全力推进信息化建设纪实
  5. e政务 一键通:信息化引发政府治理模式变革
【责任编辑:IT疯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24H热文
一周话题
本月最赞

读 书 +更多

2006软考上半年试题分析与解答

本书是针对全国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而编写的,书中详尽分析与解答了2006年上半年的程序员级、软件设计师级、软件评测...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
× Python最火的编程语言